印度大選何以“燒錢”5000億盧比 錢都花哪了?

國際 圖片

  原標題:印度大選何以“燒錢”5000億盧比 錢都花哪了?

  [環球時報 駐印度特派記者 胡博峰]社交媒體成“兵家必爭之地”,本次選舉相關支出將是5年前大選的20倍。2月19日至4月6日,在谷歌平臺上,印度人民黨以1210萬盧比的投入遙遙領先其他政黨。

  4月3日,印度負責選舉的機構展示在泰米爾 納德邦查獲的一批現金,約2000萬盧比。

  “發錢送東西”是印度選舉中的一個特色現象,但《環球時報》記者未能親眼看到。當地人說:“那些并非虛言,只是時機未到,而且你是外國人,很難找對地方。”

  “史上最昂貴的選舉”——5年前,印度媒體在當年的全國大選后這樣驚呼。根據印度傳媒研究中心的統計,那次大選,印度各參選政黨的競選總支出高達3050億盧比(約合50億美元),是2009年大選的3倍多。但這一數字將很快被刷新。據預測,2019年印度大選總支出將達到創紀錄的5000億盧比(約70億美元),超過2016年美國大選民主黨與共和黨的競選支出總和。今天,大選投票將正式開始,整個投票、計票工作耗時一個多月。《環球時報》記者發現,從上世紀80年代有確切統計數據開始,印度大選支出節節攀升:1984年為8.1億盧比,1989年為15.4億盧比,2004年突破100億盧比大關,達到111.3億盧比。

  錢都花哪了?

  “大部分增加的支出將流向社交媒體、差旅費和廣告”,印度傳媒研究中心主席拉奧在對美國彭博社解釋此次大選支出激增的原因時說。據其團隊預測,僅社交媒體的支出,本屆選舉將是2014年的20倍——從25億盧比飆升至約500億盧比。

  總部位于法國巴黎的陽獅集團是全球頂級廣告公司之一,其旗下的印度分公司預測稱,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將有至少260億盧比用于廣告開支,這是2014年大選期間印度人民黨和國大黨廣告花費的兩倍還不止。為此,該公司在電視和報紙上預留安排了大量廣告位。公司發布的報告顯示,僅2月份,某一網站上的政治廣告投入就超過4000萬盧比。

  無獨有偶,谷歌印度公司的透明度報告顯示,2月19日至4月6日,谷歌平臺發布了831個選舉廣告,耗資超過3700萬盧比,其中印度人民黨以1210萬盧比、554個廣告位的投入遙遙領先其他政黨。

  很多人還記得,5年前,莫迪憑借著“推特競選”取得勝利,而5年后,互聯網在印度的普及使得擁有智能手機的印度人增至4.5億,使用臉書者多達3億人,推特上的活躍網民也有3000多萬。《環球時報》記者觀察發現,由于印度社會新生代信息獲取途徑的代際特點愈發明顯,傳統的街頭印刷形式的廣告已逐漸不能滿足競選者的宣傳需要,取而代之的互聯網和新媒體平臺大行其道。

  不過記者走訪中發現,除了新興網絡平臺的廣告,傳統印刷廣告和標語仍然隨處可見。進入選舉季以來,印度的大街小巷貼滿各種印刷的海報。這些海報雖然單價低廉,但三步五步就有一張,加起來也是一筆不菲的費用。記者在加爾各答的豪拉縣看到,短短一二百米的距離,密密麻麻張貼著人民黨、草根國大黨、印度共產黨三個政黨的海報。在當地的華人社區,還有用中文寫著“請支持XXX”的宣傳海報。在華人相對較少的印度街頭出現中文海報,可見競選團隊相當用心。

  此外,向為選舉服務的工人支付工資,合計起來也是不小的開支。由于每個選區的面積和選民人數不一,候選人往往需要雇一大批工人。據印度媒體披露,即使在整個競選期間向每個工人支付勞動最低工資,候選人也很容易超過選舉委員會規定的支出限額。

  “送錢換選票”

  談及印度選舉資金開支去向,不能回避的一個問題就是選舉“黑金”,用印度媒體的話說就是“送錢換選票”。之前一直流傳候選人向基層選民發放米、面、油、電視機以換取選民支持的說法,但《環球時報》記者在走訪期間未能親眼看到。有當地人向記者透露說,“那些并非虛言,只是時機未到,而且你是外國人,很難找對地方。”

  但記者在印度媒體上找到了一些端倪。“錢在印度選舉中很重要。在日益激烈的競選活動中,候選人樂于展示其財富,從送錢到送酒,再到大型集會,正變得越來越普遍、越來越奢侈”,印度政策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斯卡爾曾為《印度斯坦時報》撰寫文章,提到“2014年時,參加選舉的候選人財富中位數是238萬盧比,遠遠超過社會平均收入水平”。《印度教徒報》也以過去的選舉為例稱,“有足夠的證據顯示,選舉期間現金、酒類的使用和消費急劇增加,這些增長無法用正常邏輯解釋”。

  本次選舉也不例外。根據印度選舉委員會公布的數據,截至3月25日,印度執法部門半個月內繳獲的選舉賄賂品價值總額接近60億盧比,主要是現金、酒類、貴重金屬、藥品及各種免費贈品等。為打擊這一現象,印度相關部門成立了“機動小隊”,警察和鐵路職工也被賦予收繳賄選物品的臨時權力,一場場“貓鼠游戲”由此展開。

  法新社4月10日報道稱,從酒類到廚具,施舍各種物品一直是印度選舉的一個特色。這讓富有的候選人更有優勢,他們花得多所以能當選。根據新德里一家非政府組織發布的報告,第一階段被投票的候選人中,32%是百萬富翁。有趣的是,很多選民認為免費發放贈品是選舉中重要的一部分。

  錢從哪里來?

  近年來,隨著選區規模激增,印度各參選政黨都在想方設法籌集更多資金,以最大限度擴大“知名度”和獲得選民好感。印度政府還引入三項重大變革:允許任何政黨獲得外國資金;任何公司都可以向任何政黨捐贈任意金額;任何個人、團體或公司都可以通過選舉債券匿名向任意一方捐款。

  《今日印度》稱,目前沒有發現任何已知的外國影響力。但不可否認的是,金錢,特別是來自有商業利益的團體和個人的現金,往往扮演了“邪惡的角色”,“房地產和制造業是政治資金的兩大來源”。

  2018年,莫迪政府宣布一項新的政治募捐工具——“選舉債券”,允許公司和個人匿名資助政黨。債券有效期為15天,發行面值為1000盧比、1萬盧比、10萬盧比等。這些債券不能用現金購買,買方必須向銀行提交身份認證信息。據印度媒體報道,選舉債券捐款約1.5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流向了人民黨。

  除了選舉債券,還有政治捐款。2017至2018年,人民黨獲得的大筆捐款額度是其他所有政黨總和的12倍。有印媒稱,人民黨預計將在此次大選中花費200億盧比,是本次選舉“燒錢大戶”。相比之下,最大反對黨國大黨預計花費僅為20億至25億盧比。此前的地區選舉中,資金短缺的國大黨競選人被爆料不得不放棄乘坐直升機,轉乘汽車去拉票。據悉,國大黨正通過類似眾籌的方式募集更多競選資金。

  “民主并不便宜”

  尼赫魯大學一名國際政治專業的學生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印度大選支出節節攀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應一概歸于“黑金”和政黨腐敗。她談到,印度注冊選民約9億人,其中1500萬人年齡為18至19歲。這就要求競選者及其團隊必須使用更復雜的方式吸引選民。而對于競選活動的策劃人來說,他們甚至還需關注一些包括座次安排在內的小細節來迎合選民,這些都勢必推高選舉支出。

  另一方面,印度全國仍有很多受教育程度很低的人,只能通過廣告的方式助其了解復雜的競選綱領。這也是一到選舉季,各類競選廣告滿天飛的原因之一。此外,印度的選民基數龐大,就算均攤到單一個體的宣傳、廣告等費用是100盧比,全部算下來也是天文數字。

  對于印度選舉太“燒錢”,也有一些人認為,這僅僅反映了印度的民主成本,不必大驚小怪。“我不認為8億人的50億美元是昂貴的”,德里政治觀察家格魯斯瓦米談到上一屆大選時說,“畢竟民主并不便宜”。

  那么,腐敗問題呢?近期,印度媒體密集曝光一些選舉“黑金”丑聞。新德里電視臺4日稱,在泰米爾納德邦,當地政黨被查獲13.7億盧比非法現金,這筆錢可能“用于確保該黨在選舉中獲勝”。輿論認為,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承擔監督職能的選舉委員會“只是一頭沒有牙齒的老虎和一個無聲的旁觀者”。

  前文提到的斯卡爾認為,候選人可能會將選舉視為“投資”,一旦當選就會試圖收回競選成本,進而導致嚴重的腐敗事件發生。斯卡爾擔心:“我們投票選出的議員并不一定代表我們的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當選議員,每個月的固定收入是5萬盧比,加上其他諸如住房、水電、家具、通信等各類福利津貼大約可以到30萬盧比。

責任編輯:劉光博

來源:新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