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90后”黑老大“狡兔三窟”終被抓(圖)

國內 圖片

  原標題:“90后”黑老大,“狡兔三窟”終被抓!

  來源:長安街知事

  一名“90后”老板,在市中心CBD的高檔寫字樓里開辦多家公司,員工們穿西裝、打領帶,分屬不同部門,每天忙于“辦業務”。

  同樣一名“90后”,帶領一批“小弟”,以“盟主”自居,1年半里實施違法犯罪活動100余起、獲利2500萬元以上。

  “白”的外衣下偽裝“黑”的本質,是近年來黑惡勢力常見的新形態。日前,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赴無錫采訪,還原了這起江蘇省首例判決的“套路貸”涉黑案件的來龍去脈。

  一個求救電話,挖出新型犯罪

  “哥,快報警來救我!”

  2017年6月8日,無錫公安機關接報一起非法拘禁警情,一位吳女士被人控制在某小區達3天之久。

  民警迅速處警,解救出受害人,并當場抓獲嫌疑人秦某。經查明,吳女士因手頭拮據,撥打了無抵押貸款小廣告上的電話并借款,后因無力償還,遭到非法拘禁、逼討債務。

  事情本來到此結束,但辦案警官憑著敏銳的嗅覺,抓住嫌疑人口中的“公司”“催討組”等敏感字眼,察覺到問題并不簡單,背后可能隱藏著龐大的犯罪組織及新型犯罪手法。

  警方通過警情大數據系統分析研判,發現自2016年以來,相關公司、人員涉及催討債務類警情70余條,包括多起非法拘禁、尋釁滋事等案件,由于分散在全市多個地區的派出所,之前并未引起重視。

  這些公司基本以“乾”字開頭,如乾宏、乾富、乾友等,以信息咨詢服務為名注冊,集中于市中心CBD的兩棟高檔寫字樓內,實際控制人是一名叫方悅的“90后”,另有一名合伙人徐前真。

庭審現場
庭審現場

  方悅曾在一家小額貸款公司工作,學會了“零用貸”業務。后來他自立山頭,與徐前真一拍即合,合作經營“零用貸”。

  他們廣泛招攬同鄉、成立多家公司,內部實行扁平化管理,按分工設立部門,如業務部、會計部、風控部、貸后部等,其中貸后部專門負責催討債務,以人高馬大、有案底的社會閑散人員為主。

  方悅、徐前真作為領導者,在各公司人員中擁有絕對的“話語權”,方悅更是以“盟主”自居。他們要求“小弟”穿西裝、打領帶,以營造正規合法的形象。

  “套路貸”獲利,“軟暴力”催討

  所謂“零用貸”,是以快速放貸、無抵押為誘餌,通過中介介紹、電話推銷等方式吸引借款人,以需要還款保障、不簽不放貸等理由,要求借款人簽訂“高低”兩個借款協議,金額相差2倍,“低條”為實際借款借條,“高條”是虛假借條。

  該組織還以保證金、上門費、中介費等名義收費,導致借款人實際拿到手的只有“低條”金額的70%至80%。以吳女士為例,她借款2.6萬元,卻簽訂了總計達5.2萬元的借款合同,實際拿到手只有1.85萬元。

  倘若借款人暫時無力償還,他們會介紹旗下其他公司繼續借貸,將欠款不斷壘高。

  此外,該組織設置苛刻的履約期限和條件,在還款過程中橫挑鼻子豎挑眼,以種種理由單方面認定借款人違約,如態度不好、還款超時、抵押車輛不見了、打電話不接、在其他公司違約、朋友借款違約等。

  “他們約定某日8點30分為還款期限,哪怕晚了一分鐘都算違約。而且到了那個時間段,他們會關上手機,讓借款人聯系不上,過后就說你違約了。”無錫市公安局錫山分局刑警大隊浦堯潤警官說。

  坑人的還在后面,一旦借款人被認定違約,他們就派遣人員,手持“高條”來討債。在這種情況下,借款人前期歸還款項全部清零,必須按“高條”金額再次還款。

  催討人員以“軟”為主、軟硬兼施,采用諸如威脅、恐嚇、貼身跟隨、毆打、非法拘禁、強行入住、噴紅漆、堵門鎖等手段要錢。

作案現場
作案現場

  借款人的父母、配偶、子女、朋友也是他們騷擾的對象。錫山區檢察院楊帥檢察官介紹了一個案例:欠債人周某躲債出逃,催討人員就去他前妻家中要錢、騷擾、翻找財物,周某的孩子上初三、正在復習迎考,他們不管不顧,強行住了一晚,第二天拿到錢才離開。

  當時,周某應還款項只剩5千余元,催討人員卻敲詐了1萬7千余元。

  “有一個被害人被逼要債務時突然身體不舒服,緊急送去了醫院。催討人員就一直守在他身邊,在醫院里整整看了一夜,而且做了分工,你看上半夜、我看下半夜。”楊帥說。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了解到,催討人員曾連續20多天堵住一家民營企業的大門,嚴重擾亂了正常的生產秩序。

  建立嚴密組織,避開法律風險

  方悅等人非常狡猾,想了很多辦法鉆法律的空子。他們會準備十分齊全的手續,包括借款合同、借條收據、補充協議、租房合同、銀行流水等,并要求借款人手持身份證、現金、借據拍照留存,細致程度遠超正常的民間借貸。

  催討人員則采取多種辦法規避風險,例如多人出動,分人、分時、分段、分地點看住同一個借款人,表面上不限制對方行動自由,只是緊緊跟隨,并私下強迫借款人拍視頻,證明自己沒有被脅迫。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從錫山區法院獲悉,催討人員甚至以民間借貸為由,要求在派出所調解室協商,實際上為了防止被控告非法拘禁,期間對欠債人貼身跟隨,變相達到拘禁的目的。

  催討人員還會帶著租房協議,搬進借款人家中。若警方來干涉,他們就自稱是租戶,賴著不走。警方當天趕走他們,沒多久就又回來了。

相關案卷
相關案卷

  該組織制定了詳細的規章制度來管理、控制、考核成員,如貸后管理十個嚴禁、保密承諾書等。并建立微信群,用來組織、管理債務催收,規定催討人員上門后要把作案情況上傳到群里、向老板匯報,根據“業績”發放較高的底薪和提成。

  為了明確獎懲,該組織還規定凡是發生被看管借款人從催討人員手中脫逃的情況,催討人員要賠償相應債務。

  一旦催討人員被民警帶走較長時間,就會被提出微信群,以免泄露內部信息。

  作為領導者,方悅和徐前真之間有明確的“黑”“白”分工,方悅負責放貸及討債,若催討人員被抓,則由負責“白道”的徐前真出面“打招呼”。二人于2016年2月合伙出資150萬,到2017年8月,已非法斂財2700余萬。

  他們如同跗骨之蛆,一旦被纏上很難全身而退。很多借款人不勝其擾,離開家鄉逃到外地,甚至不敢報案,這也為后期取證帶來很大難度。

  掃黑除惡,就要掃掉老百姓身邊的問題

  現在看來,這一系列眼花繚亂的操作正是典型的“套路貸”“軟暴力”。而在2016、2017年,相關概念尚未問世,作為新類型案件,是否能夠涉及犯罪以及犯何種罪,從受害人、被告人、司法機關到社會整體認知,都存在一個逐步推進的過程。


  經過2個月的前期偵查,2017年8月15日,專案組抽調200余名警力開展集中抓捕,先后抓獲方悅、徐前真、方陽陽、陳寶紅、廖本波等40余人,繳獲伸縮棍、匕首、噴漆罐等大量作案工具,凍結涉案資金600余萬元。

  浦堯潤告訴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大約20多名嫌疑人住在同一個老舊小區,里面門牌混亂不清晰。抓捕中,警方動用無人機進行偵查,摸清了每一個嫌疑人的具體位置,并擴展發現了若干新的抓捕對象。

  抓捕完成后,檢察院依法提前介入,與公安機關形成合力。經過多次集體討論、研判,并去外地學習取經,大家不斷取得共識、辦案思路逐漸清晰。

  例如,公安機關指出,該組織的目的在于非法占有受害人的財產,而非獲取利息受益。這一點日后獲得普遍認同,成為識別“套路貸”的重要特征。

  檢察機關則提出,該組織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本質特征,應以掃黑除惡的思路辦案,遂提出補充偵查取證意見27條,著重從組織結構、“軟暴力”犯罪手段、危害性方面取證。

  浦堯潤介紹,嫌疑人一開始拒絕承認犯罪事實,公安機關翔實掌握了他們沒有放貸資質,收取過高利息,搞“軟暴力”、非法拘禁等證據,層層深入,逐步突破對方心理防線,扭轉其對抗心理,有利于日后庭審。

  2018年1月,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正式開始,兩高兩部印發《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要依法打擊非法放貸討債的犯罪活動,為辦理相關案件指明了方向。

  經查明,2016年2月至2017年8月,方悅、徐前真等人在無錫、江陰、宜興等地催討非法債務,實施非法拘禁犯罪11起,實施敲詐勒索犯罪12起,敲詐得款120余萬元,實施尋釁滋事犯罪6起,一名被害人遭毆打致輕傷二級。

庭審現場
庭審現場

  2018年12月28日,錫山區法院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罪等,分別判處方悅、徐前真等38人有期徒刑十九年到一年九個月不等。2019年3月21日,二審維持原判。

  為充分保障被告人的獲得辯護的權利,法院先后為9名沒有委托辯護人的被告人指定辯護人12名,使其獲得專業法律辯護的機會,也能夠更為理性地面對自己涉嫌的各項罪名。

  主審法官林琳告訴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審判團隊克服諸多困難、加班加點、閱讀卷宗超過200本,僅開庭時間就超過100小時。經過庭審、詢問、交叉詢問、質證,被告人普遍從拒不認罪轉變為認罪認罰。

  庭審結束后,方悅的辯護人還發了朋友圈,對法院的工作表示贊賞!

  此外,該案還查處4名公職人員“保護傘”,因侵犯公民信息及濫用職權,他們受到刑事處罰、降級撤職的處理。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始之前,在江蘇省乃至全國范圍,都存在“套路貸”案件爭議多、不敢辦等問題。

  無錫以方悅、徐前真案件為突破口,在江蘇率先對“套路貸”進行集中圍剿,探索形成了公安機關對“套路貸”各個環節實施“全鏈條”打擊、檢察機關適時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等新戰法,打造了精準打擊“套路貸”的樣本。

  今年4月9日,兩高兩部聯合印發了《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為準確甄別和依法嚴厲懲處“套路貸”提供了依據。

  該案的破獲也提高了人民群眾防范“套路貸”的意識,此后,公安機關接到了大量相關報警。

  “掃黑除惡,就是要掃除老百姓身邊的突出問題!”一位辦案民警說。

責任編輯:祝加貝

來源:新浪網